您的位置 : 天天小說下載網 > 小說庫 > 軍事 > 敵營二十年

更新時間:2019-11-23 12:16:53

敵營二十年 連載中

敵營二十年

來源:幻想書院 作者:大頭喇嘛 分類:軍事 主角:白天錫竹下一郎

主角是白天錫竹下一郎的書名叫《敵營二十年》,是作者大頭喇嘛創作的歷史軍事類型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白天錫人小,卻能于軍閥、日軍、胡匪之間游刃有余。有人說他是日本人,或是大財主、日本特務機關大特務頭子、是惡魔......他的匪號叫“小白狐”。但他卻抗日。...展開

本書標簽: 種田小說

精彩章節試讀:

敵營二十年 第18章:找到了匪巢 免費試讀

白天錫和佐藤圣回頭順著干巴老頭所指的方向一看,只見十多個身扛、腰掛子彈袋的武裝人員站在大樹下面冷冷地望著這里。這些人穿著各式的服裝,兇巴巴的。他們不是土匪,還能是什么人?

白天錫反應了過來:“你這個老匹夫,果然是土匪!”說完,白天錫一拳向干巴老頭砸去。

干巴老頭一把攥住白天錫的小拳頭,使勁一扔。白天錫竟然像樹葉一般飛了出去。

佐藤圣一見老頭打了自己的三弟,順勢抽出倭刀向老頭掃去。老頭向后一仰,躲過刀鋒,就地向后一個翻滾便站了起來:“你小小年紀,刀法到是挺狠毒的。來,跟老子我過幾招,看咱誰狠!”

佐藤圣也是順勢站起,大吼一聲,接連幾刀斬向了老頭。但都被老頭躲過去。

被摔的腰酸腿疼的白天錫抬起頭來,一見佐藤圣用倭刀橫劈豎砍的,連老頭的衣衫都碰不到,便知道這是個高手,佐藤圣絕無取勝的可能。更何況,樹林旁邊還有十多個全副武裝的土匪在看熱鬧呢!

他急忙喊:“二哥,別打了,咱跟他們談談......”

但佐藤圣正在氣頭上,哪里聽得進去?

突然,干巴老頭一掌劈在了佐藤圣的手腕上,倭刀登時飛了出去。緊接著,老頭一個凌空飛腳,狠狠地踢在佐藤圣的腦袋上。佐藤圣搖搖晃晃地倒在地上,昏了過去。

老頭收起了那笑迷迷的臉,用陰鷙的目光看著白天錫,對土匪說:“把這兩個闊少弄上山,割兩只耳朵送給他們的家人!”

幾個土匪一擁上前將白天錫和佐藤圣捆了個結結實實。

“媽了個巴子的!”老頭罵著,“下面的小兔崽子怎么看的路,能讓這樣的人鉆到山上?”

一個土匪過來說:“大攬把子(土匪黑話,是土匪、馬賊的頭兒)我查過了。是老掌溝屯的村副偷偷領過來的?!?/p>

老頭罵道:“媽了個巴子的!你馬上帶人去,把他全家都宰了,不許他們收尸!我看以后誰還敢壞規矩?”

被塞進麻袋里的白天錫一聽,嚇得直打哆嗦。心想:這老頭真狠毒!他不僅要殺那村副的全家,還要割自己的耳朵。怎么辦呢?得想辦法化險為夷。咦?剛才,那土匪不是喊干巴老頭為大攬把子嗎?難道他就是獨眼狼蘇志發?

土匪將兩個“麻袋”搭到了馬背上,牽著馬向山上走去。不知轉過了多少道彎,馬停住了。土匪們將麻袋扛下來扔到了屋里。幾個土匪過來將白天錫和佐藤圣從麻袋里倒了出來。

白天錫這才看清,眼前是一個足有三間房大小的地窩子(東北地區,在野外平地挖坑、坑上覆蓋木材為頂,用于居住或儲物的建筑)里面掛著一盞昏暗的油燈。地窩子的一角,蹲著十多個被捆住手腳的各色男女??磥?,這些人是土匪的綁票。

一個土匪拎著一把刀子走過來:“小兔崽子,說,你家是哪里的?我好給你家人捎個信?!?/p>

白天錫知道,“捎信”就是捎去一只耳朵。

他急忙說:“我家太遠,你們捎不到!”

土匪大笑:“還沒有我們捎不到的地方呢!快說!”土匪說著,便用刀子指向了白天錫的耳朵。

白天錫急得大喊:“是大阪!”

土匪的刀子停住了:“大阪?你們是人?”

“沒錯!你要是割了我們的耳朵,關東軍就會到這里來找你們興師問罪!到時候,我就會裝你們一麻袋的耳朵回去!”

土匪站了起來:“你們等著!若是你們撒謊,我剜了你眼睛!”

這個土匪說完,走了出去。

白天錫長了一口氣。他用腳慢慢踹著佐藤圣。佐藤圣終于醒了過來。

“這里是哪兒?”佐藤圣問。

“二哥,這是土匪的老巢?!?/p>

“還行。我們終于找到了這里?!?/p>

“找是找到了,但他們要割了我們的耳朵?!?/p>

“你沒告訴他們,說我們是人?”

“說了。我在等他們的回話呢。天知道用人的身份行不行啊?!?/p>

白天錫的話音剛落,那名土匪便走了進來。他對白天錫說:“我們大攬把子要見你。老實點,別?;ㄕ?!”

土匪說完,便與另一個土匪分別將白天錫和佐藤圣二人身上的繩索割了,又捆上了兩個人的手,牽著他們走出了地窩子。

這時,磨盤似的月亮剛剛爬上了山頂,將一片銀白灑在了大地上。但除了些空地外,樹林里都是黑漆漆的。從里面不斷傳出亂七八糟的聲音來看,這里面都是土匪。

一處用巨大的圓木搭建而成的大廳出現在了面前。這座大廳足有兩層樓高。但在周圍這一片巨松的掩護下,不到近前是發現不了的。

白天錫和佐藤圣被推了進去。

大廳里面燃著十幾個明亮的松油大燈。大廳的最里面,是一個一人多高的大木臺。大木臺之下,擺著幾排桌子。桌子邊坐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土匪。

而那個大木臺上僅坐了五個人。按土匪的規矩,這些人都是土匪的頭兒。正中間坐的就是白天錫和佐藤圣碰到的那個干巴老頭。

原來,這干巴老頭就是野狼山大攬把子—獨眼狼蘇志發!

白天錫和佐藤圣被推到了前面。獨眼狼問:“我聽小崽子們說,你們自稱是人?”

佐藤圣道:“這人豈能是裝出來的?”

“那好!”獨眼狼向旁邊一擺手,緊挨著獨眼狼的人站了起來,順著臺階走了下來。

只見這人四十多的樣子,相貌平平。他個子不高,但很壯實。

這個人走到近前,仔細看了看白天錫與佐藤圣,旋即用日語問:“你們是人?哪里的?”

佐藤圣道:“大阪?!?/p>

“來這荒山野嶺干什么?”

“奉高橋少佐之命前來找野狼山獨眼狼武裝里的人?!?/p>

“高橋少佐?有證件嗎?”

“沒有?!?/p>

“這里有很多人,找誰呢?”

“高橋少佐沒說?!?/p>

那人冷笑道:“要找人,還沒說姓名?笑話!你找這里的人干什么?”

“當然是關于這里人生死存亡的大事!”

“日語說的倒是不錯,但撒謊撒得不太!告訴你,我就是人。我們這些軍人歸關東軍參謀部所屬的憲兵隊。也就是說,高橋少佐管這兒。我們每半個月就與高橋少佐一次。為何高橋少佐沒告訴我們這件事?而且,你們也應該有高橋少佐給你們的證件!但你們拿不出來?!?/p>

佐藤圣一聽,心里直怪自己想的不周。再說了,自己不知道,但他高橋為什么不給自己一個信物?

事后,佐藤圣有些不滿地問高橋這件事。高橋卻說:你們不是在張宗昌的營里運動兩支隊伍的合并之事嗎?哪個知道你們有這么大的膽子敢去闖土匪的營寨?

沒時間想了。他只好說:“這我不太清楚。不信你致電高橋少佐詢問?”

“我會的,但是在你們兩個小探子死了之后!”

說完,這人回到了高臺上,對獨眼狼說:“什么都沒有。是騙子?!?/p>

“的,連老子都敢糊弄!”獨眼狼惱怒地喊,“來人!把這兩個小騙子拖出去,嚴刑伺候,問出實情!”

旁邊的兩個土匪上前,幾腳將白天錫和佐藤圣踹了個大跟頭。白天錫的腦袋重重磕在地上,登時起了一個大包。但他顧不上這些,扯著嗓子喊:“慢、慢著!你們也不問清楚。我們兩個真是人。我有證據!”

“有什么證據?”獨眼狼問。

“快把我的皮包拿來!”

獨眼吩咐旁邊的土匪:“去給他找。我看這兩個小子不見棺材不落淚!”

皮包很快就被拿了過來。自然,里面那幾百塊大洋沒了蹤影。

白天錫喊:“皮包底下有個夾層,里面有東西!”

一個土匪上前從皮包的夾層里搜出一張照片,跑到臺上遞給了獨眼狼。獨眼狼一看,便睜大了那只眼睛。好一會兒,他才將照片遞給了他身旁那個人。

那人一看,立即站了起來走下臺子,來到白天錫面前。他拿著照片仔細核對著白天錫與照片上的信息。

許久,他問:“你跟河田大佐什么關系?”

白天錫反問:“我們沒關系,能在一起照相嗎?”

“你們是怎么認識的?”

“河田大佐剛一上任,便到奉天憲兵分隊那里調查。當時,我們正好在那里。于是,河田大佐就跟我合了個影?!?/p>

“嗯!沒錯。當時我也在高橋那里。我見過河田大佐。你瞧,我們差點誤會了!”那人回過頭,對獨眼狼喊到,“大攬把子,能和河田大佐合影的,一定是我們人!”

“瞎,你瞧這事弄的!差點捅了簍子???,小兔崽子們,給二位爺松綁!”獨眼狼一邊說,一邊離座奔到了臺階下。

他來到了白天錫和佐藤圣面前雙手拱拳:“在下就是野狼山大攬把子蘇志發!”獨眼指著那個人說,“這位是我的二大攬把子淺倉,是你們人。今天,算是大水沖了龍王廟,一家人不認一家人了!不過沒關系,我們解除了誤會?!?/p>

說完,獨眼狼便吩咐身邊的人:“快準備好酒好菜,我要給我們的朋友賠禮!”

捆在白天錫和佐藤圣手上的繩子被解開了。兩個人揉著酸麻腫脹的手,心里怒火萬分,但也不好開罵。特別是白天錫,前額上生出了一個雞蛋大的青包,疼極了。

獨眼狼蘇志發和淺倉帶著白天錫和佐藤圣來到了木臺上。這時,木臺上已經放好了一個大方桌,方桌上擺了一些咸雞蛋等小萊,大概就等大菜上來了。

蘇志發將白天錫二人讓到桌邊坐下,開始為他們介紹起這幾位當家的來。當蘇志發介紹到五大攬把子的時候,白天錫仔細一看,嚇得差一點掉到了木臺之下!

猜你喜歡

  1. 職場小說
  2. 歷史小說
  3. 軍事小說
  4. 懸疑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彩票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