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天天小說下載網 > 小說庫 > 懸疑 > 陰婚盛愛

更新時間:2019-12-05 12:50:13

陰婚盛愛 已完結

陰婚盛愛

來源:微閱云 作者:積云渴雨 分類:懸疑 主角:云清陸思齊

小說主角是云清陸思齊的書名叫《陰婚盛愛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積云渴雨所編寫的懸疑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我被暴富男友求婚,新婚之夜他騙我喝下怪藥,將我獻祭給鬼差,換取自己活命的機會……...展開

本書標簽: 搞笑小說

精彩章節試讀:

陰婚盛愛 第018章 驚現便宜爹 免費試讀

齊楚聽著我問話,頓時嗆到了,睜眼看了我許久,猛的埋頭扒拉了幾口飯。

我也不催,只是沉沉的看著他,過了好大一會,齊楚似乎頂不住了,才幽幽的開口道:“你不會一直不知道你父母是誰吧?”

“嗯!”我心底突然莫名的發酸,父母在我印象里,只不過就是一個代名詞,小時候沒有父母的留守兒童多了去了,我也并沒有感覺少了父母有什么不好,等大了一點,對父母已經沒什么需要了。

齊楚有點震驚的看著我,似乎沒想到我應稱得這么快,但也只是低嗯了一聲:“我也只知道是觀香門主云香,是當年叱咤風云的人物。一杖二劍三執香,蕩盡人間陰邪事,這‘三執香’說的就是?!?/p>

“那二劍指的是?”道家以劍為尊,清河看到我時,叫的就是我名字,而且他中個蠱能請來張天師看,怕身份也不簡單。

“清河道長?!饼R楚輕嗯了一聲,眼神落在我小腹上:“等他清醒后,你問他吧?!?/p>

“我爹呢?”我從未見過父系那邊的親戚,難不成父不祥?

齊楚搖頭:“二三十年前,剛好是改革開放,龍蛇亂走,風動云涌之際,你阿娘云香過于耀眼,喜歡她的人啊鬼啊精怪啊多了去了。但在二十四年前,她突然銷聲匿跡,再也不見蹤跡,也就是那一年,清河道長從天師府出來,到了這守機觀,一人清守?!?/p>

怪不得這道觀只有兩個人,卻能引得張天師親自來看,更由齊楚四處找觀香門的治病,原來他本身就是天師府的人。

從齊楚的話里,清河道長到這里來,與我阿娘有很大的關系,而二十四年前,按算剛好是我娘懷孕,難不成清河是我阿爹?

可道家并沒有不準娶妻生子,他就算要娶我娘,也沒必要從天師府跑到這里獨守?

“我知道的就這些,全告訴你了?!饼R楚將碗筷收了,自顧收拾廚房去了。

可能突然撿了個便宜爹,我又去看了一下清河,他依舊不醒。

想到他的蠱是陸靈下的,而且是在陸思齊出事之前,這讓我隱隱感覺這事的源頭或許并不是陸思齊出事。

回到客戶休息,我將最近的事情寫在紙上,正思索著思緒,卻感覺背后一緊,跟著一雙手順著我后腰慢慢朝小腹撫去,最后在小腹處輕揉著。

知道是墨逸,我心中難免一沉,但想到他今天接連幾次出手相救,但也沒有原先那般害怕,扭頭看著他。

入眼依舊是那張青面獠牙的面具,我壯著膽子輕撫上去。

“想知道本君的真面目?”墨逸湊過來,額頭與我相抵,聲音微沉的道:“是好奇,還是想知道本君的身份,好解決掉本君?”

我收回手,輕搖了搖頭:“我們現在這樣也沒什么不好。至少你是我最大的護身符,沒有你,我或許早就死了?!?/p>

陸家母子對我志在必得,尤其是在最近遇到的事情之后,無論是南雅的嬰靈事件,還是劉若水的返魂香,連清河中蠱都與她脫不開干系,或許等回去后,我該問問蘇溪,當初是因為什么將我介紹給陸思齊的。

“哦?”墨逸聲音沉了沉,在我臉上蹭了蹭:“那你怎么感謝我?!?/p>

說話之間,他手慢慢朝上,氣急慢得急促:“本君答應給你好好看看這身衣服下面的…”

墨逸向來言出必行,尤其是在將我吞拆入腹這種事情上,更是說十分要做到十二分。

根本不用我應話,他一把將我拉到了床上,三兩下就除掉了我的衣服,我左捂右擋哪能敵得住他,只得低聲道:“這是道觀!而且你不說給我看你的嗎?脫我的衣服干嗎!”

“向來都是別人獻祭本君,本君還得看心情受不受。而且本君從不吃虧,既然你要看本君,怎么也得先讓本君看個夠后,再給你看?!蹦菀皇謱⒆詈笠患路断?,將我雙手緊抓于頭頂,雙眼帶著炙熱一占點的掃過我的身體。

我羞愧難當,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,更讓我想到被獻祭的那一晚,墨逸也是這樣一點點的撫過我的身體的。

抬腿想掙扎,墨逸長腿一伸就將我雙腿壓住,似乎看過前面還不滿足,他一手控制著我雙手,一手用力把腰身一托就將我翻了過來,雙眼順著后背一點點的朝下瞄去。

他目光如有實物,看得我全身火辣辣的。

道觀本身就小,旁邊客房住的就是齊楚,我不敢發出過大的聲音,只得咬牙朝墨逸道:“看夠了沒?”

反正該做的都做了,看幾下我也不矯情,但他這種哪是看啊,好像要用眼神在我后背刻下紋路一樣。

“夠了!”墨逸聲音似乎有點發顫,火熱的火指在后背脊椎慢慢朝下推去,最后落在腰眼處,輕輕揉捏著,真好像那里有朵花一樣。

我趴在床上,努力回過頭去想看他,卻發現他目光流轉,手指似乎還有點發抖。

剛想說什么,墨逸卻一把又將我翻了過來,漆黑的長袍滑落,朝我輕笑道:“現在該你了?!?/p>

我勒了個去,我又不是他,有這癖好,慌忙扭過頭去。

“既然不看,那本君就進行下一個環節了?!蹦菟坪跣那楹芎?,一點點的挑弄著我。

這鬼說話怎么這樣?我真想直接暈過去,可墨逸卻一改以往直入主題的習慣,反倒十分慢悠悠的,好像并不著急。

最后我幾乎哭出來了,只能死咬著自己的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,墨逸才直攻主題,帶著我沉沉浮浮。

或許因為前面憋得太久,墨逸一直得不到饜足。

因為顧忌著一墻之隔的齊楚,我一直憋著不敢出聲,可墨逸卻十分惡劣,不住的折騰我,最到后我死咬著枕頭,才將那些聲音吞下去。

等我昏睡過去時,墨逸依舊不依不饒。

只是我睡得昏沉之間,總感覺他似乎一直撫摩著我的身體,手指更是不時的在后腰處流連,隱隱夾著嘆息之聲。

第二天早上,我被齊楚的敲門聲叫醒,一開眼,卻發現墨逸坐在床頭捧著一塊暗黃的布在看,見我醒來,將那東西收了起來,輕聲道:“清河已經醒了,你有什么話就去問他。本君不喜歡呆在道觀!”

我身上一絲不掛,正慌亂找著衣服,聽到墨逸這句話還有點,他不喜歡道觀,難不成他會一直守在我身邊?

以前他可是完事后就離開的?怎么突然變得這么…這么…,我一下子找不到詞形容了。

心中狐疑,卻也不敢發問,找到衣服時,卻發現自己一身清爽,連下面都清理過了。

昨晚房間里就只有我和墨逸,難不成這些都是他做的?

側眼瞄他,可他又捧著那塊布在看什么,轉眼瞄了我一眼:“還不快去?!?/p>

我出房門時,他依舊坐在桌前,似乎并沒有離開的打算,好像在等我問完話就一塊回去的男票。

這種錯覺將我都嚇了一跳,快步出了門。

清河確實醒了,只不過變成了個光頭,只是我進去時,原本在床上躺著喝粥的他,眼神一滯,愣神看著我。

還是中年道士叫了他好幾次才回過神來,苦笑道:“年紀大了,看到故人之后,難免愣神?!?/p>

我輕輕一笑,確認他身體沒事后,正想怎么開口問我阿事情。

卻沒想他主動開口道:“你想問云香的事情?”

見我點頭,他低低輕笑道:“你先去吃早飯吧,我收拾一下,將事情告訴你?!?/p>

他穿著一身寬松的睡衣,道長講究容表,我忙稱是退出了房門。

因為記掛著房間里的墨逸,我端了兩人份的早餐回房間。

跟鬼相處我并沒有什么經驗,尤其墨逸身份還有點特殊,我端著早飯進房時,還特意拿了一個香爐,萬一墨逸不吃早飯,是要吃香的,我給他點柱香供供他也好啊,畢竟他現在是護身符,得好好供著。

結果等我將香點好放在墨逸身前時,他滿意奇怪的瞄著我,端起一碗粥就開始喝:“濃稠清香,那齊楚手藝還行?!?/p>

這場面有點尷尬,我忙將香爐挪到一邊,假意對著天邊拱了拱手,蒙頭喝粥。

墨逸吃東西很是優雅,就算喝粥都不會發出半聲音,落筷放碗都悄無聲息。

等他喝完,我正準備收拾碗筷時,齊楚猛的沖了進來,朝我急道:“清河道長在嗎?你見到他了嗎?”

猜你喜歡

  1. 職場小說
  2. 歷史小說
  3. 軍事小說
  4. 懸疑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彩票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