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天天小說下載網 > 小說庫 > 懸疑 > 守陰人

更新時間:2019-12-15 09:29:09

守陰人 已完結

守陰人

來源:七悅文學 作者:鉚釘 分類:懸疑 主角:丁寧陳雪

甜寵新書《守陰人》由鉚釘傾心創作的一本懸疑推理風格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丁寧陳雪,書中主要講述了:爺爺去世的時候,我房間里挖出一口紅棺,二叔說,里面裝著我媳婦……...展開

本書標簽: 現代小說 搞笑小說

精彩章節試讀:

守陰人 第十三章 點燈 免費試讀

第十三章點燈

二叔一直跟我說,她就是我老婆,對于親人,在兇我也不會覺得怕。

但現在她冷冰冰的一問,眼神還說不出的嚇人,我悄悄往后退了兩步,唯唯諾諾的說:“是我二叔跟我說,他說你就是我老婆!”

她冷著臉說道:“那你二叔就是在胡說!”

我一聽,心里莫名的有些難過,雙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擺弄著衣角。我膽怯的樣子惹得她突然咯咯一笑,伸手抬著我的下巴,左右瞧了瞧,笑著說:“長得還蠻俊俏的。就是小了點,等你長大了,姐姐倒是可以考慮一下,娶了你!”

她這樣一說,我臉上**辣的,也不敢抬頭直視她,低著頭問她說:“你不是我老婆,那為什么要親我?”

農村里,親嘴啊什么的,那是只有夫妻才能做的。我的話又把她逗樂了,問我道:“誰跟你說的?”

我扯著衣角,搖了搖頭,表示不知道。

但她誤會了,以為是我不說,兇了我一眼。

這時我發現她的身影又開始模糊,頓時有些著急了。問她說:“是不是劉老太爺鎮了你的紅棺,你出來就會飛散?”

媳婦兒也有些發愁,稍微楞了一下說:“我感覺不到紅棺的位置了。姐姐請你幫個忙,天亮后你趕緊回牛心村,去劉家看看。記住,一定要天亮了才回去,我怕他們還躲在半路害你?!?/p>

她雖然不承認是我老婆,但我心里還是認為她就是我媳婦,現在聽她自稱姐姐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

但轉念一想,覺得她可能是嫌棄我沒本事,畢竟像她這么漂亮的女孩子,要嫁的人肯定是那種大英雄。我要是幫她把紅棺找回來,她念我的好,也許會做我媳婦。

想著,我又對自己充滿了信心,趕緊點頭嗯了一聲。不過還是好奇的問:“老婆,棺材里是你的尸骨嗎?”

二叔給我洗了幾個月的腦,即便怕她,可潛意識一直認定她是我老婆,一時間改不過來稱呼。

還好,她身體正在淡化,沒在意我對她的稱呼,說道:“不是,但里面的東西對我很重要,不能丟失?!?/p>

見她沒怪我喊她老婆,輕輕吐了口氣。

短暫的兩分鐘交流,她的臉就已經開始模糊了。

我又問:“剛才出現的村子,里面有什么嗎?為什么劉國柱會一直惦記!”

媳婦兒說:“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,你沒有能力,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,等你長大了,自然就會知道?!?/p>

二叔也跟我說過這樣的話,但我覺得二叔就是在找借口?,F在媳婦兒說出來,我突然覺得很有道理。

見她不斷的變淡,我急忙把銀項鏈拉出來說:“要不你先躲到里面來,這樣就不會消失了!”

我很怕她消失,張爽也說她是強行出來的,會飛散。

媳婦兒瞧見我樣子,忍不住伸出雙手,捏著我的嘴巴揉了揉,臉色也沒那么冷了,略帶調皮的說:“瞧你長得這么好看,姐姐就給你一個機會,將來我回來娶你?,F在先給你打個記號!”

話音落,她俯下身,又親上我的嘴。

上次有些突然,我都沒反應過來,她就把我推開了,但這次不是那么遂不及防,而且觸碰下她的嘴巴也不是那么冰了,溫溫的,還有點甜。

媳婦兒眉頭一下就皺了起來,臉有些緋紅,但沒有立刻推開我。以此同時,我能感覺到她又在吸我體內的氣,足足吸了三四秒,她才輕輕推開我,有些生氣的質:“這么不老實,誰教你的?”

“吃糖學的”我氣息有些急促,感覺小腹里有一團火在燒,我以為是那玉燈又要點燃,但感覺又沒有那時強烈。

媳婦兒吸了我體內的氣,身形又穩定下來,還是那樣的漂亮。

她這次沒擦嘴,輕輕抿了抿,在我腦門上彈了下說:“趕緊下山,記住,你不能靠近清水村的陰井?!?/p>

我有些狐疑,張四也是防賊一樣不讓近古井,里面到底有什么?

見我愣著不走,她催促我說:“別耽擱了,趕緊回去,山里不安全!”

我這才回過神,拉著項鏈問她說:“你不跟我回去嗎?”

“你自己回去,我也要回自己的家了!”

我以為她是要回去紅棺里,可是紅棺都不見了。我正要問的時候,她突然轉身朝著前面的荒草走去,她一靠近,那消失的牌坊就又出現了,荒村也慢慢浮現。

見她是要進陰村,我想起那駭人的叫聲,急忙跑過去拉著她說:“里面的東西會傷害你的,你就躲到項鏈里,跟我回去就好了!”

她有些著急的想進陰村,但被我拉住后還是停了下來,有些落寂的說:“我現在還不能跟你回去,等你找到紅棺,我就會來找你!”

我能看出來,她很不想回陰村,眼里盡是無奈,讓人心疼。

我眼圈一下就紅了,抹了下眼淚說:“你進去它們會嚇你的?!眲⑵拍樕系臇|西被滅魂燈一照,就是跑里面去了,我很擔心她。

見我眼淚汪汪,媳婦兒蹲下來捏了下我的嘴巴說:“我在里面是最大的一個,它們都要聽我的?!?/p>

我有些不相信,問:“你是村長嗎?”我的認知里,一個村,最大的官就是村長。

當然,我們村的謝廣才不算,他頂多就是劉家的一條狗,劉國柱說什么,他就做什么。

媳婦兒愣了一下,大眼睛圓圓的看著我,想笑又沒笑的點點頭說:“對!我是村長?!?/p>

我這才松了口氣,她是村長的話,那肯定沒事。只是那村子死寂沉沉,待在里面肯定不舒服。

想到這些,我暗自下定決心,明天天一亮就回牛心村,一定要把紅棺從劉家要回來。

媳婦兒見我沒在纏著她,笑了笑,在我腦門上親了下,拍了拍我的臉說:“回去吧!”說著她站起來,轉身進了牌坊。

這時樹林里也唰唰的響,那十幾具不知道從那里來的死尸又立了起來,不過這次不是頭上腳下,而是踮著腳尖,悄無聲息的跟著她進了陰村。

我用手電一直照著她走,見我還在,她站在牌坊下回頭看著我,輕笑著,隨著陰村一起慢慢的消失。

直到消失,她的身影都浮現在我腦海里。

我感覺怕和喜歡的轉換很莫名其妙,當然,上次我哭的時候她出來陪我,也讓我對她的認知有了很大的改觀,但最重要的,還是她長得好看!

尸體沒了,劉國柱和張爽他們也逃了,不過劉國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。他的欲望,已經很難被消除了。

只是劉國柱說牛心村的氣運都在我身上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但那東西,好像是進陰村的關鍵。

回去后,我要細細問問二叔才行。

只剩下我一人后,看著四周黑漆漆的,老樹影子張牙舞爪,遠處的山像是俯臥的巨獸,要吃人一樣,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,裹緊衣服,撿了地上的玉燈。

我用電筒照著看了下,發現我吐在上面的血水已經沒有了。

難道說它燃的不是燈油,而是血液?

玉燈對邪祟的威力我剛見識過,即便是劉國柱和張爽他們都很忌憚,要是燈焰在大一點,威力可能更強。

手電光不經意的掃到地上,草里有個反光閃了一下,我輕輕扒開草叢,看見反光的是劉國柱用來扎我的鋼針,可能是被媳婦兒嚇掉了,沒帶走。

破魂用的針跟胖子用來畫符的血一樣,不是什么樣的都行。我小心的撿起來,鋼針不粗,三寸左右長,但拿在手里卻非常的有分量。

掂了下,我心里暗喜,這東西可以破靈,我不會用它去害人,但用來對付壞人,還是很有威懾力的。

欣喜的把鋼針匕在衣服上,我也不敢耽擱了,畢竟媳婦兒說了,劉國柱他們可能還沒走遠。

我一個人走夜路,加上現在知道媳婦兒不在身邊,感覺疑神疑鬼,腳下絆倒草木發出聲音,心里都是一驚一乍。心想要是點著燈,可能會稍微好一些。

而且我也得弄清楚它到底是不是燃燒血液,但我嘴巴里的傷現在都不流血了,要找血液,還得在自己手上開個口子。

我可沒有胖子那么勇敢,直接在中指上切個口子,用嘴咬手指,那更是想著都疼。最后還是用鋼了一下中指。

結果針眼小,廢了老大的勁才擠出兩滴血。

血一滴在玉燈上,我小腹就開始燥熱,隨著噗的一聲輕響,燈焰呼的就冒了出來。我急忙加了兩滴血進去,燈火果然是一點點變大。

玉燈的光芒散開,周圍縈繞的霧氣一下就散開了。

我見自己能把燈點亮,總算是松了口氣。我要去找媳婦兒的棺材,手里沒有任何本事是不行的。

現在信心足了不少!

山路濕滑,我到村頭的井房時,已經是凌晨一點的樣子。張四還帶著四個村民守著,我才出現在小路上,五只手電就照了過來,看樣子井房沒遇到什么麻煩。

我才過去,張四就說:“你這個娃娃,怎么能亂跑,陳老師他們以為你丟了,出去…”

張四話沒說完,突然就停了下來,眼神驚恐的盯著我,還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幾步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職場小說
  2. 歷史小說
  3. 軍事小說
  4. 懸疑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彩票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