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天天小說下載網 > 小說庫 > 短篇 > 我成了一條錦鯉

更新時間:2020-01-01 19:35:12

我成了一條錦鯉 已完結

我成了一條錦鯉

來源:閱文 作者:丹尼爾秦 分類:短篇 主角:季銘譚子陽

《我成了一條錦鯉》講述了季銘譚子陽之間的故事,小說內容新穎,文筆成熟,值得一看。(娛樂明星)季銘成了一條錦鯉。在自己身上,實現了別人所有的愿望!你想抖音漲粉百萬?我有了!你想出演國字號A咖巨制?我演了!你要跟我爭奪角色?我本來只想當你的表演老師,現在也只好勉為其難!朋友羨慕,敵人...展開

本書標簽: 言情小說 娛樂圈小說

精彩章節試讀:

我成了一條錦鯉 第4章 還愿任務達成 免費試讀

季銘沒走多遠,就被陳老師一個電話叫了回去。

“給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國家話劇院的周少紅導演,以前也是話劇演員,”陳老師終于介紹了中年女人,又看了一眼季銘:“命是不錯?!?/p>

“周導好?!?/p>

錦鯉命,能不好么?

“季銘是吧?耽誤你一點時間?!敝苌偌t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專業的,氣息自丹田而出,穩得不得了。

聽她說完,季銘才明白,為什么陳老師說他命好。

雷雨最經典的版本,毫無疑問屬于是京城人藝的,沒有別的原因,人藝的第一任院長,就是雷雨的原作曹禺先生,這部戲算得上是人藝的超級招牌,歷次重演,長盛不衰—可以說人藝牌子上的那些重磅演員,就沒有沒排過這一出的。

但國話頂了個國字頭,卻沒有排過《雷雨》—中國話劇第一戲,多少有點奇怪。國話的周院上任之后,一直在考慮要排一版國話自己的《雷雨》最近終于從籌備推到了實際操作階段。

周少紅作為導演之一,負責《雷雨》青春版—同時也是C組。

話劇一般有A組和B組,A組是主要演員,也是牌面。B組是后備,也負責在次一級的巡演中擔綱。當然,有些重要劇目,也有C組的安排,一來是多一重保險,二來是多一個摟錢的班子,第三個則是多出幾個蘿卜坑,可以進行人才培養。

不過國話版《雷雨》的C組,又有點不一樣。

“白先勇先生的青春版《牡丹亭》你應該是聽說過的?!?/p>

當然。

這出戲,基本上憑一己之力讓昆曲重回大眾視野。

砸牌子的事兒,能商量么?

季銘聽明白了,心臟開始撲通撲通跳,別看只是個C組,而且報酬肯定有限—但中國國家話劇院和《雷雨》這兩個名頭,就足以讓任何一個中戲學生心動。

中戲也好,北電也罷,并非人人都能紅的,哪怕是被稱作黃金一代的96級,回歸平凡的學生依然占絕對多數。

而只要這個青春版的回響不錯,能持續演出。畢業之后,季銘進國話就簡單太多了。即便他有意追夢娛樂圈,這份資歷也絕對是金字招牌。

可遇不可求。

“坦率的說,雖然我來你們班了,但確實沒想到能從大二的學生這里挑出人來,你對周沖的理解,讓我非常驚喜,我感覺只要磨合一下就可以上臺演出了,呵呵。你自己是什么想法?”

“謝謝周導,非常感激您能給我這個機會,我一定會全力以赴?!?/p>

周少紅終于露出笑容來,別看機會很難得,但現在流量為王,不少年輕學生都想著一夜爆紅,粉絲無數,身價暴增。話劇這種嚴肅藝術,那得是摸爬滾打幾年,被罵演技罵到臭,才會想到的東西了—很多一線演員,后來都會選擇去舞臺劇、話劇上滾幾圈。

事實上,如果去查一查國話和人藝所屬的演員名單,就會發現有太多演技派影視劇明星,竟然都榜上有名。

因為還愿任務并未提示完成,季銘在臺詞課后,還是要繼續琢磨周沖。

級的周沖表演,到底是個什么水平,季銘不知道。他只能不斷精進,等到錦鯉自行判定才行。

一個角色,先旁觀理解,再融入體會,最后抽離思考—這就是所謂看山看水三重境界。季銘猜想,級,應該至少是第三重了,看山還是山,看水還是水。

不過錦鯉的幫忙,也沒讓他迅速進入這個境界。

直到到了國話開會的時間,季銘對周沖的理解越來越深刻,但“還愿成功”的聲音卻依然沒有到來。

第一次開會是大會,除了幾位明星級別的大咖,院內的重磅演員、絕大部分的參演演員都到場了,重要人物們也全數到齊,可見國話對《雷雨》的重視程度。

季銘隨便聽聽,直到大會結束,周少紅給他介紹了兩位老師:

A組的周沖扮演者汪磊,有點娃娃臉,但已經35歲了。

B組的周沖田一河,北電畢業,今年28歲,并不是國話的人,是地方上借來的。

“有什么不太懂的,盡管問?!碧镆缓有θ菟?。

“有空的時候,可以多去看看兩位老師的表演,學習一下?!敝苌偌t說道,盡管她心里認為季銘的水準,不比田一河低。

等周少紅帶著季銘去開小會,田一河才轉向汪磊:“這個小朋友也不知道是誰的關系,周導對他倒是用心?!?/p>

汪磊笑著搖搖頭,并不應和。

“不過她恐怕要失算嘍,心氣太高,一來就是《雷雨》估計為了選周沖這個角色,也花了不少心思?!碧镆缓犹袅讼伦旖牵骸耙詾樵蹅儌z演的多簡單呢。等到他上臺,就知道輕重了,年輕啊,嘿,汪哥,咱們打個賭怎么樣?”

“賭什么?”

“就賭這個小朋友擔不??!要是我輸了,我就讓他來我們組登臺。您要輸了,就讓我也去您那組見識一回,怎么樣?”

相對于劇院的大會,周少紅的小會更有意義。

對這部戲的解讀有很多,就像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樣,一層兩層三層,各種隱喻、象征—比如周沖,有人說他是曹禺為這出悲劇安排的一道光,光終究滅了,卻曾經亮過。哪怕在最黑暗的時代,依然有那么多人為了尋找光明孜孜以求,不顧身不惜命,一派天真,理念純粹。

還有人說周沖是曹禺先生的自畫像,他寫這出劇,其實就是在思想世界里尋找那一片海,吹著風,有點咸,但空闊無極,自由無限。

周少紅將各種背景,各種研究,娓娓道來。

演員們也時不時參與其中,把自己對角色的理解全盤托出,毫不保留。

每個人都做了扎實的工作和思考。

這個小會,一開就是一天,一連開了三天。導演的理解、演員的理解,碰撞出的新火花,以及對“青春版”的想法,大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,大腦風暴狂吹。

季銘是第一次經歷這種討論。

太透徹了,甚至顯得有點咄咄逼人—輪到你說的時候,大家就靜靜地看著你,哪怕你一下子語塞,也沒人笑話,也沒人催促,但卻堅持要等到你說完,而且言之有物。

人的可恥心、自尊心和好勝心,在這種環境下都會爆發,逼著自己去想,去琢磨,去查資料,去通讀劇本一遍又一遍,去看經典版本一遍又一遍。

第三天的會開完,季銘長長地吐出一口氣,伸了個懶腰的功夫,就聽到了錦鯉的聲音:

“還愿任務完成!”

猜你喜歡

  1. 職場小說
  2. 歷史小說
  3. 軍事小說
  4. 懸疑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彩票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