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天天小說下載網 > 小說庫 > 都市 > 隱龍為婿

更新時間:2020-01-29 13:25:14

隱龍為婿 連載中

隱龍為婿

來源:幻想書院 作者:勝天三子 分類:都市 主角:陳安壑趙紫瑩

主角是陳安壑趙紫瑩的小說是《隱龍為婿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勝天三子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類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廢物?藏拙? 因為特殊原因,我只能以廢物示人,飽受欺凌。 龍潛深海,只待風云際會.........展開

本書標簽: 古代小說

精彩章節試讀:

隱龍為婿 第一章 隱龍為婿 免費試讀

東海市,步行街。

一名年輕男子正在路易威登專賣店內挑選女裝,美女站在旁邊,低頭玩著手機。

路易威登是頂級奢侈品,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買得起的,比如,眼前這個一身地攤貨的年輕人。

幾分鐘后,年輕男子指著一套連衣裙,“這條裙子多少錢?”

“三萬八?!泵琅S口說道。

年輕男子點頭說道,“幫我拿一套XL號的?!?/p>

“好的,請稍等?!?/p>

有錢就是爺,美女立即堆上了滿臉甜美笑容。

“慢?!?/p>

一道傲慢的聲音突然傳來,打斷了美女。

......

年輕男子名叫陳安壑,是趙家上門女婿,妻子趙紫瑩,是趙家長孫女。

兩人的婚事,曾轟動一時。

陳安壑家世普通,父母雙雙死于車禍,從那以后,他就一直生活在爸爸的摯友,趙家長子趙恒峰家里。

三年前,趙恒峰病逝。

但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,趙恒峰竟然不顧全家人的強烈反對,硬要將獨女許配給陳安壑,并堅持要求兩人在他死前完婚。

陳安壑因此變成了大名鼎鼎的趙家廢婿,受盡白眼,但他從不后悔,因為他答應過趙恒峰,會一輩子照顧趙紫瑩和他的遺孀劉先芳。

半路殺出的年輕男子叫王燦彬,是王家長孫,還是劉先芳心目中的乘龍快婿。

“王少好?!?/p>

美女趕緊小跑過去,很顯然,王燦彬是這里的???。

王燦彬大步走到陳安壑面前,趾高氣昂說道,“這套衣服,本少要了?!?/p>

陳安壑搖了搖頭,準備離開專賣店。

“站住?!?/p>

王燦彬伸手攔住陳安壑。

“我已經把那件衣服讓給你了,你還想怎樣?”陳安壑不悅。

“讓給本少?哈哈哈?!?/p>

王燦彬笑得前俯后仰,表情夸張,神態做做。

半晌后,王燦彬止住狂笑,拍著陳安壑的臉頰,譏諷說道,“既然你這么喜歡讓本少,干脆把紫瑩也讓給本少好了?!?/p>

陳安壑握緊右拳,冷冷看著王燦彬。

王燦彬斜眼看著陳安壑,繼續挑釁說道,“你若是個男人,就朝這里來?!?/p>

今天是紫瑩的生日,如果現在打了這個**,他絕對會依靠讓他身陷囹圄。

劉先芳則會想方設法將兩人湊在一起,王燦彬可不是什么好鳥,未必不會用卑鄙手段得到紫瑩。

陳安壑當然不會上當。

王燦彬再次譏諷說道,“你這個有哪一點配得上紫瑩?本少勸你趁早跟紫瑩離婚,本少還能給你個三五十萬花花?!?/p>

陳安壑怒聲說道,“我是不會離婚的?!?/p>

“那你就等著人財兩空吧,呵呵?!蓖鯛N彬冷笑說道。

“他不會人財兩空?!?/p>

清冷的聲音清晰傳來,一道靚麗身影隨之映入陳安壑的眼簾。

來人正是趙紫瑩。

她的頭發盤在頭頂,白色襯衣搭配著職業包臀裙,黑絲大長腿,銀色高跟鞋,美得就像一朵嬌艷的玫瑰。

“紫瑩,你也來了?”

王燦彬大步迎了上去,想幫趙紫瑩拿包包。

“我有丈夫,就不勞王少了?!壁w紫瑩婉拒了王燦彬。

王燦彬訕訕收回右手,但眼中悄然閃過一抹陰冷光芒。

“你什么?”趙紫瑩快步走到陳安壑面前,不悅。

我還能干什么?當然是給你買生日禮物了,但有王燦彬這根攪屎棍在,明說只會遭來一番冷嘲熱諷。

“我路過這里,隨便逛逛?!标惏槽蛛S口說道。

趙紫瑩慍怒說道,“今時不同往日,沒事別瞎逛,你要再敢糟蹋錢,以后就自己掙錢去?!?/p>

趙紫瑩顯然是誤會陳安壑來給自己買衣服了,但陳安壑并不怪她。

趙恒峰在世的時候,陳安壑和趙紫瑩都是這里的???,尤其是喜歡亂花錢的陳安壑,更是頻頻光顧。

但自從趙恒宇死后,陳安壑就再也沒來過,新來的店員自然不認識他。

原來是吃軟飯的!

美女悄然浮上滿臉鄙夷之色,王燦彬更是幸災樂禍的看著陳安壑,巴不得趙紫瑩將他罵得狗血噴頭,讓他顏面喪盡。

“我就看看,不會亂買?!标惏槽蛛S口說道。

草!

美女忍不住暗暗爆了句粗口。

不買你裝什么款爺?害的老娘白白賠了一番笑臉。

“看了你也買不起,趕緊回家,別惹我媽媽生氣?!壁w紫瑩毫不留情說道。

陳安壑苦笑,“紫瑩,你回家嗎?我騎車過來的,載你回去?!?/p>

美女更是毫不掩飾她的鄙夷之色。

路易威登,動輒幾萬,貴的幾十萬,一個連車都買不起的窮比竟敢來這里裝比。

“紫瑩的皮膚這么好,外面太陽那么大,你竟然忍心讓她暴曬,你還是不是個男人?”王燦彬不屑打擊了一句,拿出一條鉆石項鏈,風度翩翩說道,“紫瑩,生日快樂?!?/p>

趙紫瑩并沒有直接拒絕王燦彬,她在等待,等陳安壑man一次,但陳安壑卻始終沒有開口。

亮眼的鉆石,讓美女浮上滿臉羨慕之色,也讓她更加鄙視陳安壑,老婆被別人當面追求,他竟然連屁都不敢放一個,他根本不配做男人。

陳安壑的懦弱,也讓趙紫瑩失望透頂。

“紫瑩,你回家吃飯嗎?”陳安壑再次,但他的話題卻徹底惹惱了趙紫瑩。

別人都在追求你老婆了,你卻只關心晚飯,活該一輩子做個煮夫,整天圍著鍋碗瓢盆轉。

“我晚上有約了?!壁w紫瑩不耐煩的說道。

“哦,那我先走了?!?/p>

陳安壑著轉過身去,大步走向專賣店大門。

真是個窩囊廢!

生日當晚,老婆跟別人有約了,身為老公,竟然連個屁都不敢放。

這種窩囊廢,活該被綠,美女幸災樂禍的看著陳安壑的背影,暗暗想道。

趙紫瑩同樣徹底絕望,可她卻不是一個愛慕虛榮的女人。

“謝謝王少,但我不能接受你的禮物?!壁w紫瑩強壓著郁悶,堅決說道。

“你和那個根本就沒有半點感情,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?”王燦彬凝視著趙紫瑩的雙眼,深情款款說道,“紫瑩,我對你的心意,你還不明白嗎?”

呵呵。

走出大門,陳安壑完全變了個人。

他身上散發著一股凌厲氣息,如同出鞘的絕世寶劍。

“紫瑩,那個窩囊廢根本不值得你賠上一輩子?!蓖鯛N彬不依不饒的打擊著陳安壑,他不信趙紫瑩真會一輩子守著那種窩囊廢。

“我約了朋友吃飯,先走一步了?!?/p>

趙紫瑩直接轉身而去,表情隨之變得黯淡起來。

強者自強,但凡陳安壑稍稍爭氣一點,他就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,奈何,他始終都是爛泥扶不上墻。

爸爸在世時,他仗著爸爸的庇護,吃喝玩樂,不思進取。

失去靠山后,他更是直接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懦夫。

嫁夫如此,當真可悲。

趙紫瑩凄然一笑,大步走出專賣店。

王燦彬目送著趙紫瑩離開,眼中閃過一絲陰冷光芒。

......

陳安壑先去蛋糕店取了蛋糕,買菜回家。

“你死去哪了?這么晚才回來?!眲倓偦氐郊?,劉先芳就黑著老臉,大聲質。

陳安壑隨口說道,“我去見了一個初中同學?!?/p>

“還有同學愿意跟你交往?他眼睛瞎了吧?!眲⑾确甲I諷說道。

劉先芳以前可沒這么尖酸刻薄,丈夫病逝后,她就大變了。

“我先去做飯了?!标惏槽謸P起手中的菜,無奈說道。

劉先芳不耐煩說道,“把蛋糕給我?!?/p>

“媽,今天是紫瑩的生日......”

“別叫的那么親熱,你跟紫瑩是怎么回事,你心里有數?!眲⑾确紣郝暳R道。

陳安壑忍不住無聲嘆了口氣。

整整三年,他和趙紫瑩都只有夫妻之名,沒有夫妻之實。

趙恒峰在世時,趙紫瑩還會讓他睡在她的房間里,但一直都是她睡床,陳安壑打地鋪。

趙恒峰死后,兩人就分房睡了,直到現在。

“拿來?!?/p>

劉先芳不容分說的搶走了蛋糕,旁若無人的吃著生糕。

陳安壑搖了搖頭,拿著菜走進廚房。

看著忙碌的陳安壑,劉先芳不僅沒有心存感激,反而愈發討厭。

一個大男人,就知道圍著鍋碗瓢盆打轉,全靠老婆養活,不是是什么?

劉先芳不僅吃了許多蛋糕,還將剩下的蛋糕扔進了小區的垃圾房,不給陳安壑任何討好趙紫瑩的機會。

一個小時后,陳安壑將四菜一湯抬上餐桌。

“媽,吃飯了?!标惏槽纸o劉先芳添好飯,客氣喊道。

“飯這么硬,你想噎死我呀?”劉先芳只扒了一口飯,就將飯碗重重跺在餐桌上,擺明是蛋糕吃多了,故意刁難陳安壑。

“那你喝點湯吧?!标惏槽钟纸o劉先芳盛了一碗雞湯,說道。

“你想燙死我呀?!?/p>

劉先芳更是得寸進尺,直接將滿碗雞湯潑向陳安壑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職場小說
  2. 歷史小說
  3. 軍事小說
  4. 懸疑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彩票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