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天天小說下載網 > 小說庫 > 短篇 > 淺嘗則歡

更新時間:2019-03-13 20:36:23

淺嘗則歡 連載中

淺嘗則歡

來源:悠空網 作者:燕笑語兮 分類:短篇 主角:墨白葉青城

《淺嘗則歡》是作者燕笑語兮最近創作的短篇小說類型的小說,文筆嫻熟,言語精辟,實力推薦?!稖\嘗則歡》精彩章節節選:混元靈犀鏡,橫空出世,墨家世子墨白,被一幫不知名的高手追殺,身受重傷,邂逅名醫葉青城,與之暗生情愫,卻被卷入未知的陰謀——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淺嘗則歡 第十五章 風雨欲來 免費試讀

一時間眾人都呆滯住的望著他,甚至忘記了還在打斗。

“府衙?府衙大人政事繁忙,哪里回來逛花樓。更何況我看你不過而立之年,哪里會能擔任府衙一職位。我看你這什么令牌是從戲班子哪里偷來的把,少在這里嚇唬老娘,來人將這小子大卸八塊!撒謊欺瞞可惡至極!”

墨染不由飛給江襲月一記白眼,看著江襲月本就呆頭呆腦的,以為他此刻定然龜縮起來。不曾料到這關鍵時刻竟謊稱自己的燕陰府衙,想以此為他們解圍。

墨白同敗下陣來,方提起一陣真氣,只覺嘴中腥甜,一口鮮血便吐了出來。隨即用間插在地面,方沒有倒地。殷鳳離見狀,托住的腿,爬到墨白身旁同他依偎在一起。十娘見狀,這能打的不僅中了毒還吐了血,不成氣候,至于那兩個一個窮書生,另外一個花花架子?!皝砣税?,將他們全部捆起來,給我扔到柴房。至于那個小浪蹄子,趁著她毒性未清,把她給我扔到鄭官人房內,讓她好好伺候我們的大主顧?!笔锫冻鲆桓必澙返淖炷?。

幾個大漢得了令,摩拳擦掌,帶著陰森森的笑意,接近殷鳳離他們。墨白神色凜然,眸光聚攢,將殷鳳離護在身后,十足護犢的神情,任人不得接近他們分毫。

這時一大幫人涌入走廊,穿著統一的服飾,為首的師爺捻著八小胡,踩著小碎步。瞥見江襲月,一面諂媚?!按笕诵〉淖o駕來遲,領罰領罰!”師爺擦著一腦門的汗,說是視察民情,怎么還和這地頭蛇花十娘有了糾葛。

眾人見這陣勢全部都傻了眼,難道這看著有些憨氣的書生,竟是燕陰新上任的府衙大人?相傳上任府衙大人,貪贓枉法,危害一方,將大齊都城,治理的烏煙瘴氣。有一書生,因其弟弟被那府衙所害,臥薪嘗膽,卑躬屈膝,終找到貪官的賬簿,將其一舉拿下。

皇上龍顏大悅,不僅處置了那貪官一家,將其問斬或發放,還讓書生的弟弟得以沉冤昭雪,并且大為贊賞書生不畏,果敢英偉,當即命他問燕陰新任府衙。

只是他十年寒窗苦讀,儒雅之氣尤在,雖是為官,卻并未擺那些官僚架勢,還是讓人一眼便看做尋常書生。

江襲月插著腰,站在高凳上。臉頰一抹奇異嫣紅,他并不知房內的合歡散已入侵他的肌膚,腠理?!澳銈冞@家,花十娘更是個黑心的,本官下令即刻封了這花樓,捉拿花十娘問話!”

花十娘嚇得魂不附體,早就沒有先前那個跋扈的氣勢,伏在地面不住的磕頭,求饒。

墨染只覺得腦子發麻,這個呆子還真是燕陰府衙—

那先前對他各種不敬,會不會秋后算賬,不禁覺得懊惱異?!?/p>

墨白察覺到殷鳳離異與常人的體溫,想到那合歡香,尚載屋中燃著,必是合歡香所致。他將殷鳳離抱在懷中,拿劍逼視十娘?!皩⒔馑幗怀鰜??否則你小命難保!”墨白聲音冷酷至極,臉上凝霜結雪。十娘莫敢直視他的雙目,不禁打了一個冷顫,低頭從袖中掏出藥包。

“這是解藥,熬成湯水便可解除合歡散藥力。只是你和姑娘中毒太深,怕是難解,唯有一法…”十娘小心翼翼的答道,說道關鍵問題卻頓了一下。

墨白的劍在她喉邊再近一分?!罢f究竟是如何?是要如何才能完全解除?”十娘頭低的更甚,豆大的汗珠摻雜著她臉上的脂粉滑落而下。

十娘囁喏著“只有同人肌膚相親,方能解除余毒?!蹦茁勓圆挥烧?,這倒是他沒有料到的。

在他懷中的殷鳳離身上的溫度高的嚇人,幾乎要讓他抱不住,卻不想撒手。雙唇貼在他的脖頸處,熱氣呼出?!澳?,我快不行了,這屋子里面的味道實在太過香甜,我身上好熱,快要燃燒起來了?!币篪P離意識,一雙潔白柔軟的手,不住斯扯他那本薄如蟬翼的紗布衣,墨白哪里容他,一面按住他的手,一面將自己的長袍脫了下來,將殷鳳離包裹的嚴嚴實實。

眾人只覺得飄過一陣急促的風轉眼已不見他二人蹤跡。

墨白不知要去往何方,只是漫無目的的運轉輕功。身上的燥熱卻越來越嚴重,再加上殷鳳離一副羸弱的樣子,這樣吹冷風下去也不是辦法。

這時半空中猛閃過一道蛇形閃電,云層聚集在一處,頗有壓城之勢。

墨白暗道不妙,怕是要有暴雨將致。必須快些找到棲身之所,正在犯難之際,借助閃電的光輝,看到一處山洞。

墨白很快來到山洞口,抱著殷鳳離走了進去。

掀開包裹著的殷鳳離,只見他雙頰嫣紅,紅唇嬌艷欲滴,讓人想入非非。墨白故作鎮定,盡量不看那雙玫瑰花瓣般的唇。伸手輕碰殷鳳離額頭,也不知是否發熱,這體溫驟升起,生怕他會脫水力竭。

殷鳳離嘴唇微動,一張一合似乎在說著些什么,墨白以為他意識清醒,低頭查看。誰知鶯殷鳳離赫然睜開一雙含著水的眸子,隨即咬上了他的雙唇。墨白這才聽清他說的話?!八?/p>

殷鳳離仿若涸轍之魚,吻著墨白的雙唇,墨白緊閉牙關,第一次與人這般親密接觸,反應呆滯至極,竟不解風情的在心中默默念清心訣,以此來擯除雜念。殷鳳離的干渴得不到舒緩,便開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物,輕輕一拉便露出大片瑩白的肌膚,幾乎晃得的墨白眼花繚亂。

清心訣也渾然拋諸腦后,牙關也被殷鳳離攻陷,攝取自己口中的津。液。殷鳳離胡亂的在墨白口中沖撞,兩人舌尖糾纏在一起。他仿若還不滿足,虎牙輕劃墨白舌尖,墨白遲痛,便察覺有血從自己口中流溢而,他知是自己舌尖破了。但他看到殷鳳離一副痛楚的樣子也不阻止,任由他吮。吸自己的鮮血。若是自己的鮮血在那人體內流動,必是非同尋常。

“只有同人肌膚相親,方能解除余毒?!蹦茁勓圆挥烧?,這倒是他沒有料到的。

在他懷中的殷鳳離身上的溫度高的嚇人,幾乎要讓他抱不住,卻不想撒手。雙唇貼在他的脖頸處,熱氣呼出?!澳?,我快不行了,這屋子里面的味道實在太過香甜,我身上好熱,快要燃燒起來了?!币篪P離意識,一雙潔白柔軟的手,不住斯扯他那本薄如蟬翼的紗布衣,墨白哪里容他,一面按住他的手,一面將自己的長袍脫了下來,將殷鳳離包裹的嚴嚴實實。

眾人只覺得飄過一陣急促的風轉眼已不見他二人蹤跡。

墨白不知要去往何方,只是漫無目的的運轉輕功。身上的燥熱卻越來越嚴重,再加上殷鳳離一副羸弱的樣子,這樣吹冷風下去也不是辦法。

這時半空中猛閃過一道蛇形閃電,云層聚集在一處,頗有壓城之勢。

墨白暗道不妙,怕是要有暴雨將致。必須快些找到棲身之所,正在犯難之際,借助閃電的光輝,看到一處山洞。

墨白很快來到山洞口,抱著殷鳳離走了進去。

掀開包裹著的殷鳳離只見他雙頰嫣紅。

墨白口中的血像是甘霖一般解決了殷鳳離的干渴,他像是小貓一樣蜷縮在墨白懷抱中,每次一次細微的,都惹得墨白心中像是螞蟻一樣啃噬。

“這樣可不行,再繼續下去非是要釀成大禍。這十倍的合歡香過時來勢兇猛,不行不能坐以待斃!”墨白再次運用內力,將殷鳳離癱軟的身子扶了起來,將真氣灌輸到他體內。誰知方注入一層攻擊,墨白便吐了一口血,殷鳳離也順勢倒在他懷中,身上依舊是灼熱的溫度。

殷鳳離下意識的靠近墨白,嘴唇尚沾染血跡,暈染了唇瓣,越是嬌艷欲滴。墨白不由口干舌燥,心中的欲望更甚。

“墨白…”正在犯難之際,墨白聽到殷鳳離珠圓玉潤清朗的聲音,墨白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般。

“離兒,你是不是清醒了?快起來,同我說句話?!蹦捉辜钡膿u晃起殷鳳離?;蛟S看到殷鳳離跋扈的神情,最好再給自己幾巴掌。這樣或許自己就會清醒許多,就不會對著這么一張艷絕人寰的臉浮想聯翩,甚至不住的想觸碰他的腰身。

殷鳳離睜開飽含水光的桃花眸子,波光粼粼,仿若多看一眼,便人深陷其中,不可自拔。他蔥白般柔嫩的手握住墨白的衣擺?!敖o我,墨白求求你給我,我還不想死,我想見師父…”他說著無厘頭的話,臉頰上滿是淚痕,一副楚楚動人。由于情欲襲來將他的臉氤氳的紅撲撲的煞是可愛,墨白的僅存的理智瞬間蕩然無存,忍不住吻上那紅潤的雙唇,汲取那甘霖。

瞬間兩人抱做一團,洞內春光無限,洞外春雷滾滾,發出沉悶的聲響,醞釀已久的暴風雨也終于瓢潑而致。

當墨白碰到那柔嫩到不可思議的肌膚,整個人像是脫韁的野馬,一瞬間什么三綱五常,仁義道德,這一刻只想擁有身下人,將他與自己融為一體,永不分離。甚至連他心心念念葉青城的面容也逐漸模糊,最后腦海中只剩下刺眼奪目的猩紅…

翌日清晨,驟雨初歇,空谷幽靜,鳥雀啾唧,一縷陽光灑在殷鳳離細膩如瓷的臉龐,仿佛要將自己融化一般。殷鳳離艱難的睜開雙眸,發覺自己身上蓋著一件墨色鍛裳,身后仿若觸碰到結實的臂膀,腰間還搭著一只蜜色的手臂,將自己緊緊禁錮,生怕自己逃出去般。他緩緩轉過身,墨白俊逸的面龐近在咫尺。鼻翼微動,仿佛還在熟睡。

電光火石間,昨日同墨白親狎的畫面,也涌入腦中,最終墨白像是餓狼一樣將自己拆吃入腹。殷鳳離不禁心中有些甜絲絲的,他自幼錦衣玉食的養著,本未受到過什么苦頭,這下跟著墨白一波三折,墨白還是不是同自己吵嘴,但是多數的拿自己無可奈何。尤其是在花樓墨白護著自己的那般神情,即使的同為男子,也難免不為這么堅毅俊朗的人動心。

也許不知道什么時候,自己早已托心與這冷面熱心的墨家世子,而自己還渾然不知—

猜你喜歡

  1. 職場小說
  2. 歷史小說
  3. 軍事小說
  4. 懸疑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彩票中心